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正文
选择字号:
选择字色: 选择背景色:
青义学先生记事
http://dsh.voc.com.cn 2015年05月21日 15:12 于鹏远

  近日于长沙复兴街旧书肆购得一本《教学法概论》,作者为青义学先生,扉页上写着作者的题赠及签名,此书1992年在台湾出版。看着这本书,我感慨良多,因为青义学先生不但是西南联大北京大学的高材生、知名的数学教授,有着“青三角”的外号,同时也是我的叔祖。我虽与青义学先生缘悭一面,然从亲人口中以及他的回忆录里,对他也略有了解,因此有必要将我所知笔之于书。

  青义学先生1914年阴历五月初二出生于湖南汉寿县高汊障,1939年毕业于西南联大北京大学数学系,毕业后曾作为助教在西南联留校一段时间,因为父亲年老多病,故回湘任兑泽中学老师,后来还曾在湖南师范学院、湖南医科学院教授数学,传道授业,诲人不倦,桃李满天下。由于师出名校,且一生奋斗在教育事业上,青义学先生的一生可以说就是湖南乃至中国近代教育史的缩影。

  青义学先生少入私塾,国文老师是汉寿县知名女诗人易瑜。汉寿易家是当地的官宦之家,可谓人才辈出。易瑜的父亲是易佩绅,字笏山,曾以举人出任儒将,是同治年间著名诗人,属洋务派;其长兄易顺鼎,字实甫,亦为举人、诗人,官至道台;二兄易由甫,进士、诗人,还曾在辅仁大学、山西大学担任教授。青义学先生称“他们一家四人有乡耆比作宋代苏东坡一家”(“往事回首”,《医学与数学》,青义学,中南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易瑜女士给学生讲解《孟子》时,把原文编成朗朗上口的口语,然后要学生们看书,这种教学方法让青义学印象深刻。他在回忆录中写道:“七十多年过去了,言犹在耳,真如杜甫诗句‘欲览闻晨钟,令人发深省’。”

  1929年,青义学先生考入常德省立三中初七班,他回忆道:“我们初七班有一股好的上进之风,你追我赶,争夺头名。这些同学是黎盛斯(清华学生,地质学家),陈高林(北大学生,语言学家),斐新树(中央大学学生,农学家),李孝定(中央大学学生,史学家),还有张有恒(清华学生)、李厚源(湖南大学学生)和我。我们的成绩每期都上了九十分,我在这个群体中是最差的。我的体育、音乐、美术都是高分,有时也夺过头名。”

  从这段回忆可见优良的学习氛围与环境对人影响的重要作用,故“万圣师表”孔子称“里仁为美,择不处仁,焉得知”,故孟母要三迁居所,以寻找良好的环境。同时,“我在这个群体中是最差的”之语也可看出青义学先生谦虚、低调、平和的为人。

  在青义学的同学当中,李孝定(1918—1997)值得特别一提。李为湖南常德人,曾师从黄侃、胡小石、唐兰、董作宾等名师,日后成为知名的甲骨文专家,曾出版《甲骨文字集释》。李济先生在《安阳》一书中特别介绍此书:“这部《说文》式的甲骨文字典是研究所根据普遍要求很快再版的几本书之一。在这本书的编纂中,李作了种种努力,尽量包括对每个字所有的研究和考释。因此,这本书除作为手册向入门者介绍迄今已发现的最早的中国文字外,还为欲了解过去各家观点的某些学者提供了资料的来源。”(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这里的研究所,即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按理来说,甲骨文应为生僻之学,但是此书却可以很快再版,可见受欢迎的程度。大陆海豚出版社2011年出版了李孝定先生撰写的《汉字史话》,在该书中,李孝定先生对汉字的发生与演变过程进行了系统的描述,在此书的出版说明中,复旦大学的傅杰教授对李孝定先生其人其事也进行了相关介绍,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找来一读。虽然李孝定人在台湾,但据青义学回忆,他们还经常保持书信的往来。

  1932年,青义学进入长沙省立一中高中普13班读书。当时不但一中的英语老师不讲中文,而且数理化也都用英文教本。他入学后准备不足,第一学期的平均成绩才80分,让父亲很是生气,将其骂了一顿。这让青义学警醒,于是他开始开早车夜车,除教本外,又自学了二氏解析几何、霍尔乃特大代数、初等微积分。很快他的平均分就上了90分,成为普13班的尖子之一。当时,青义学的国文老师是长沙名师李肖聃(1881—1953)先生。李先生于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考取秀才,后就读日本早稻田大学。1911年归国,1913年曾任袁世凯政府司法总长梁启超先生的秘书,曾为梁启超先生代笔,1917年返湘,曾在湖南大学、一中、福湘女校等学校执教,曾著有《湘学略》《星庐文录》《星庐日录》《星庐骈文》《桐园杂钞》等著作,幸运的是李先生遗作的汇编本已由“湖湘文库”系列丛书于2008年出版,使得我们可以比较全面地阅读到李肖聃先生的文字。

  青义学在中学时曾与李肖聃先生过从甚密,在李先生的指导下阅读了一些古籍,他回忆李肖聃先生曾说:“中国古书汗牛充栋,不可能全读,也不能全然不知,要博而后约,特别是打算学理工的,不能对文史一无所知,中国的古典小说《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西游记》都不知道,岂不是个文盲!中学学的国文只是沧海一粟,自己要另找时间补这一课。”李肖聃的这些鼓励对青义学产生了重要的影响,除开数学专业外,他到晚年都对中国的国学保持浓厚的兴趣,这里引他《教学法概论》的前两段,便可管窥其对中国传统学问的兴趣:

  我国古代虽没有心理学的专著,但散见于其他著作中的心理思想是为期甚早,且内容丰富的。还提出了“解蔽”“非相”“性善”“性恶”,类似品性测验的‘观人之法’等。

  《诗经》在“巧言”中提出“他人有心,予忖度之”。用忖度来研究他人的心理活动,大大早于西方各国《教学法概论》,1992年10月,自印本。

  “解蔽”“非相”“性恶”皆出自《荀子》,“性善”出自《孟子》,“予忖度之”出自《诗经》。一位数学教授能在谈教学法的书中,引经据典,将普通枯燥的教学法谈得饶有趣味,可见其综合学养,这恐怕会让许多今日中国的数学教授汗颜。除开自己的努力之外,青义学的国学修养当然得益于当年易瑜、李肖聃等诸多名师的教导。

  民国二十四年(1935),青义学北上就读北京大学。他曾在北大旁听了胡适教授讲授《红楼梦》,发现胡适将一部红楼梦背得烂熟,他只讲观点、评论、商酌,这给青义学留下深刻的印象。

  对于那时的北京,他回忆道:“我向往的名城古都,这时已非一片乐土,日本兵在马路上荷枪实弹,横行无忌,中国人在自己的国土上与敌人擦肩而过,只能吐口水嗤之以鼻。”此时的中国已是风雨飘摇,北京更是如此,“何梅协定”、殷汝耕的“华北自治政府”激起了民愤。1935年12月9日,青义学和沈克家、刘鹤年参与了“一二·九”运动,运动口号是“反对华北自治”“反对亲日投降”“反对内战”,他们与游行的学生们一起从北大红楼集合出发,经沙滩、南池子与二十九路军和警察发生了搏斗,在抢水龙头的混战中,青义学还打湿了皮袍子。后来游行队伍直奔天安门,在新华门前被大刀队冲散,杀伤了几个同学。青义学回忆“我跑掉了一只鞋子,在北风呼啸下,随一部分同学经西四回到北大”。“一二·九”运动之后,青义学还见到了出来调停的胡适之先生:“第二天蒋梦麟校长请胡适教授在北河沿三院给学生讲话。要我们把书读好,要救国靠科学、靠本事,有同学问:‘胡先生为什么参加五四运动?’胡先生气得无话可云”。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当时青义学正在参加北平市大学一二年级学生军训,军训地点是清华大学附近的西苑,主持训练的是二十九军旅长何基丰。青回忆道:“7月7日清晨,我们到卢沟桥附近打靶,山后传来枪声(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七七枪声)。接着我们回营听令,何旅长声泪俱下传达卢沟桥事变。”于是青义学回到湖南。北平沦陷后,北大、清华、南开组成临时大学,在长沙韭菜园圣经学校的旧址开课,学生租民房走读。青义学当时与刘鹤年、李廉锟、伍民璋等人住衡湘里。

  后来,日军打到安徽、江西,长沙临大又决定搬迁至昆明,重组为著名的西南联大。青义学走海路,从香港坐海船经海防,在河内乘坐窄轨火车入滇。与其同行的还包括陈省身、蒋硕民、程毓淮和华罗庚等知名教授。青入北大时,数学系共四十多人,但到昆明的除开青义学外,只剩下栾汝书、李珍焕、陆智常、谭文耀四人。在《教学法概论》一书中,青义学回忆了一则金岳霖上课的往事:

  三十年代金岳霖教授给我们讲形式逻辑“白马非马辩”,编一个故事,说公孙龙骑一匹白马过函谷关,守关的人指关口的石碑“文武百官到此下马”,公孙说:“我骑的是白马,白马非马”。守关的人感到惊奇,他们有一段对话:

  公孙:“白马是马吗?”守关:“是”。

  公孙:“黑马是马吗?”守关:“是”。

  公孙:“白马是黑马吗?”守关:“不是”。

  公孙:“所以白马非马”。

  守关的人似乎被说服了,公孙龙骑着白马扬长而去。然后金老问:“这段对话的逻辑错误在哪里?”这堂课已过了五十多年了,趣味横生,记忆犹新。”(《教学法概论》)

  在西南联大数学系四年级时,教授实变函数的申又棖点名要求青义学当他的助教。但是后来由于其父青以庄年老多病要求他回湖南的兑泽中学教书,于是青义学只得放弃好不容易得来的联大助教工作。青义学回忆“助教工作由上年毕业的王寿仁担任,后来王成为著名的数理统计学专家。我们同级的五人除谭文耀教中学外都在高校,栾汝书后来是清华大学数学系主任”。可见一个人的选择对未来人生的决定作用,难怪先秦的杨朱面对歧路,选择道路时要大哭一场;丹麦王子汉姆雷特在选择是存在还是死亡时,要思考再三了。另外,需要提一笔的是青义学的父亲青以庄(1882—1940)。他毕业于湖南西路师范学堂,师从熊希龄,曾为职财政部职员、湖南省视学和江苏松江中学、常州中学教员。关于父亲,青义学曾于1990年湖南的《文史拾遗》第二期撰写小文“熊希龄和他的学生青以庄”。

  到兑泽中学后,青义学认真备课,颇受学生喜欢。有一次他上高中毕业班的课,有学生要求他作诗一首。青义学回忆说:“我当时真被吓住了,忽然计上心来,用英语继续讲课,也就混过去了,学校传为佳话。”

  1940年暑假,青义学请辞回到汉寿县立中学教书,校长傅叶尘乃青初中的国文老师。1941年,校长改为湖大教授曾毅,任青义学为教务主任。在担任教务主任期间,青义学尽职尽责,把县中办得颇具规模。

  1943年,日寇进攻常德,汉寿受到骚扰。青义学家老屋被日寇焚烧。他只得仓皇出逃,暂居长沙铁道旁九如巷马练臣舅家。不久日军轰炸长沙,青义学一家八口又只得辗转流亡。后来,青接湖南省立四中刘寄踪信,言欢迎到泸溪就教,于是转而成为省立四中数学老师。在中途,青义学又得到去湖南大学执教的机会,但是他认为“君子处世以诚信,既已允四中只好谢绝湖大了”。

  1946年张孝仁出任四中校长,青义学成为教学主任。1951年评为模范教师,出任常德教育工会主席、常德市总工会委员。1956年调入湖南师范学院,旋即又调入长沙师专。1957年,青义学被不公地划为“右派”。1958年长沙师专并入湖南师范学院,青被分到资料室,1966年开始经历“文革”,关进牛棚。1974年底按政策退休顶职,当时退休金仅62元。1978年,青先生在退休四年后,应湖南省广播电视大学之聘重返杏坛,大受欢迎。1980年湖南医学院在恢复招考研究生后,马上邀请青先生去教高等数学,1985年71岁高龄的青义学先生被评为教授,并被授予“湖南省优秀教师”的光荣称号。这期间,青先生还勤于著述,先后出版了《医学用高等数学》(湖南科技出版社1986年版)、《生物医学数学模型》(湖南科技出版社1990年版)、《数学家与数学思维》(湖南教育出版社1990年版)、《数学与医学》(中南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湖南师范大学外语系的教授李蟠先生在《麓山学人轶事》中说青先生是“枯木逢春、老树开新花”(作家出版社2011年),青先生自己总结其一生时也说“少年皎皎,壮年平平,中年坎坷,老年有作为”。2007年,青先生驾鹤西游,终年93岁。按照中国人的算法,今年也正是青先生的百年冥寿,谨以此文以表达纪念之情。

 

  (来源:2013年第四期《文史拾遗》)

浏览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