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军事 > 正文
选择字号:
选择字色: 选择背景色:
战前长沙的平民生活
http://dsh.voc.com.cn 2015年05月22日 11:50 迭戈

  对于战争来临,人们也无可奈何。生活总要继续,只是在心里祈求上苍保佑,愿战火不要波及本土,今天仍旧重复昨天的日子。

  即便是首当其冲的长沙人民也不例外,根深蒂固的生活方式,也不会发生什么大的改变。翻开当时生活在那个年代的记录,吃喝拉撒、油盐酱醋柴仍是平民生活的主题。

  一、除和尚道士外,最明显的就有排教、师教两种

  湖南巫风之盛由来已久,平江不肖生(向恺然)在书中描述道:“湖南每到夜晚,大街小巷,不是这家冲傩,就是那家拜斗。不是这家退白虎,就是那家喊魂”。林林总总,五花八门,名目繁多。除和尚道士外,最明显的就有排教、师教两种。

  排教是用符水治病,自称祝由科,源自辰州(今怀化沅陵一带),之所以称排教,是因为那里经营木排(贩卖木材)的排客,都要有“法术”护身。

  师教是替病人祈祷,人们称这类人为师公。替人求神就叫冲傩(也叫敬大神)。求神总是在夜晚,由师公挽髻插花,穿件女衣,乱唱乱跳,敲锣打鼓,吹牛角,闹到天亮,杀头猪取血 敬神,就算完事了。

  此外,有一种法师,替人因受嚇失魂而招魂,叫“收嚇”。或者有病人,取病人衣服登高而呼,谓之“喊魂”。或者用一瓷坛盛满冷水,上面盖一瓷碟,倒置案上,水不漏出,叫“立禁”。用于小儿防病、孕妇防难产。更有“关符”,替小孩做寄名符,免去种种关煞等等。千奇百怪,民智未开,自然巫术盛行。

  二、湖南的巫风之盛,还让这些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深信不疑

  胡耐安先生早年留学日本,初从军,在湘军总司令部任秘书,后成为学者。他自承受过新式科学教育,抗战期间服役在湘,就曾亲眼见过这类“奇异”事情多起。

  胡先生的伯母六十三岁,患臃肿病(腹水),曾在长沙湘雅医院住院四个月,实行人工抽水,暂时奏效,出院后复又如初,很是烦恼。后请到身在湘西、极具盛名的“田癫子”赴省会长沙治病。

  田癫子来后,看看了病人,选定一日,令其备羊一只,置其伯母卧室相对的庭院之中;焚香,烧纸马,画符、化符,向空中念咒,喷符水于羊的腹部;顿见羊腹部逐渐隆胀。此时田癫子神情严肃,睁大双目,口中念念有词,声音微弱。不一时羊腹大如斗。田癫子见状,从裹腿布里抽出一把三四寸的尖刀刺向羊腹,瞬间一股恶臭布满庭院,略带黄色之水随着刀口汨汨直流。此时在室内的堂嫂高呼“妈的肚子消了”。······从此这病竟然痊愈。

  抗战期间(1937年),易君左先生(湖南汉寿人,北大毕业,著名报人、学者)在周佛海的举荐下,来到张治中麾下,主办湖南国民日报,社址就在长沙皇仓坪。

  易先生的回忆录里,也提到这样一件事。

  易先生来到长沙后,遇见昔日好友,时任长沙交通银行经理的魏云千先生(后居住台北,商人)。当时,魏先生一个亲戚病重,中西医皆措手无策,只好求助于当时在长沙赫赫有名的“周神仙”周仲平。

  在南门大街的交通银行大客厅里,魏先生邀请易君左及亲朋好友近百人见证周神仙施法。按照周神仙要求,属兔的人不能在场。他在大厅正中摆了一张小木桌,后置一木椅,桌的下面放一盛着清水的大木盆,除此以外别无长物。

  周神仙利用道具大玩戏法,均得到一一验证,魏先生感到奇怪,这与治病有什么关系?周神仙说:别急,我先要试试,现在请你把我预先放在你办公室的箱子拿来。箱子里面装着一个又粗又长的铁链,周神仙叫人用此铁链将他捆住,再加上一把锁,然后用一根细绳穿过铁链中空,将铁链系住。叫一个小孩拉着细绳这一头,对魏先生说:如果我叫“拉”,这铁链断了,你亲戚的病就好了,否则就没希望了。

  周神仙说完,低着头,口中念念有词,汗珠密布,大约过了半小时,只听周神仙大叫一声“拉”,小孩轻轻一拉,铁链寸断。周神仙对魏先生说到:恭喜,令亲可以起床了。

  于是,魏先生派人前去打听病况,果然如周神仙所言,手到病除。

  当然,这些只不过是遮眼法,周神仙后被张治中处死,已是后话。

  由此可见,湖南的巫风之盛,还让这些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深信不疑。

  三、一唱一合,到也有不少生趣

  据1935年《长沙市指南》记载,长沙城中除了少的可怜的营运汽车外,一般都是人力车,边远郊区还有轿行。人力车起步价铜元十六枚,雨雪、节假日需增加二分之一的费用。轿行长途每一铺路(十里)大洋三角,短途则四、五角不等。

  长沙的人力车夫拉车极慢,在全国有名。你如果催车夫快一点,车夫就会把车往地上一放,回头对你说:你来拉吧。

  当初陶履谦受张治中之邀,到长沙任民政厅长。从小西门到省政府,足足花了三四个钟头,心里暗惊长沙城如此之大,他哪知道是车夫故意慢慢吞吞、弯弯曲曲、穿街走巷,只为多赚几个钱。

  说到轿行,周敏女士回忆道,后面抬轿的人,因视线被挡住,前面的人就必须向后面的人通报路况,也就是“报点子”,前面路平直,前呼“大路一条线”,后应“跑的马来射得箭”。上桥的时候,前呼“人走桥上过”,后应“水往东海流”。如果是弯曲小路,前呼“弯弯拐拐龙灯路”,后应“细摇细摆走几步”。遇着牛粪,则曰“天上一支花”,答“地上牛屎巴”。有小孩在前,“地上娃娃叫”,回“喊他妈来抱”。一唱一合,到也有不少生趣。

  四、真正是把顾客当成上帝招呼了

  民国长沙商场也是可圈可点,其习俗也别具一格。

  其一是物以类聚,也就是按行业的类别集中在某街或某巷,让客户能够知道去什么地方购买可以得到更多的选择。比如买绸缎到八角亭,买皮料到白马巷,买湘绣到走马楼,买金饰到坡子街,买铜器到红牌楼,买玻璃到三兴街,买旧书到玉泉街,买木器到皇仓坪,买荒货到藩城堤;

  其二是早市,长沙的商场就是清晨开市,无论商铺大小,黎明就打开店门,倘若某家店铺上午八点还不开门,人家就会以为是该家出了纰漏或是面临倒闭。商铺一直营业到晚上十点以后才能打烊;

  其三是讨价还价,一个漫天要价,一个就地还钱。虽然不少店铺挂着“童叟无欺”,“一言堂”的牌子,实际上除了金饰与药材外,很少不能讨价还价的。商人常挂在嘴边的就是“买卖不成仁义在,我这东西总该一文不值吧”。虽然极力推销,但绝不为难顾客;

  当时长沙大商铺气派也是牛气冲天,比如八角亭的绸缎庄,高大的公馆门面,内部楼台庭院的设计,各色绸缎的陈列,统一的着装,有专门的导购员。来客只需坐下,就有店员奉茶敬烟,然后承上你所需的各种式样过目,你买一丈,店员就会裁给你一丈一,这叫“抛尺”,零星的款项尾数也不必付,这就叫“抹尾”。时间呆的太长,还有店员送来点心,临走的时候还替你叫辆车子,真正是把顾客当成上帝招呼了。

  五、娱乐生活

  早在1930年,担任“清乡司令部”少将宣传处长、“湖南国民日报”主办的易君左,凭借各方关系的便利,成为一家大的游乐场所的董事兼总经理。地址就在南门大街,分设电影院、咖啡厅、中西餐厅、桌球室、儿童乐园等等。当时的高层人士人人都有一部雪亮的包车,易君左也不例外。光一个“宣传处长”的头衔,每月收入都有二三百银元。

  长沙早年有两家戏院,一个是湘春园专演湘剧;一个是新舞台,既演湘剧,又演平剧与话剧。

  其后建了三家平剧院,计有南门口的民乐戏院、东长街的东长戏院、织机巷的万国戏院。

  当时程砚秋、尚小云、荀慧生、言菊朋等名伶来长沙演出热闹非凡,戏院老板收获颇丰。时新闻界闻人肖石朋、石勳见状,鼓动何健夫人黄芸芷投资,在小东茅新盖了一座长沙大剧院,于1937年3月15日特请梅(兰芳)剧团开锣。虽在报纸报道中有些曲折,但丝毫不影响票房。梅剧团在长沙演出共21天,梅兰芳一共有八天演杂齣,其中《葬花》、《红线盗盒》都是他中年以后不大演的。

  除了平剧外,在民间还有更具本地特色的“说书”,三根月弦、一张俐落的嘴,将忠义节孝、悲欢离合演绎的惟妙惟肖。

  每到黄昏以后,肃静的街巷里,就能见到一个衣着平凡,手拿月琴,臂上还挂着长长的一盏几乎接近地面的清油灯,漫步街头。忽然奏出几声响亮的琴声,朗声吟道:月子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几家夫妻同罗帐,几个飘零在外头。声调悠扬,感情充沛。

  在家中闲得无聊的人们,听见说书人的声音,就可招他进门,就地说书。一个故事约一个小时,索费不过几角,大方人家给个银元,那就是造化了。

  说书这个行业,大体分作两类,讲述故事的叫“评书”,以歌为主的叫“鼓书”,唱的时候用一面大鼓,两片梨花简。在长沙公共场所要听说书的话,只能去坡子街的火宫殿广场。那里小吃、说书、买杂货的应有尽有。

  可惜长沙大火以后,火宫殿的广场成了专卖小吃的场地了。

  六、结语

  湖南民风古朴,传统文化浓厚。从上述记载来看,犹如一幅“明清上河图”。长沙的一把大火,让这个古老的城阁变成废墟,着实让人心酸,远离战乱,享受平安,是我们每个人心中的愿望。

  参考书目:

  易君左回忆录 易君左

  周阿姨的故事 周敏

  七佚留痕 陈应龙

  梅兰芳在长沙演出的经过 杨执信

  遯园杂忆 胡耐安

  江湖怪异传 平江不肖生

 

  民国长沙市指南 1935年版

浏览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