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民报 > 正文
选择字号:
选择字色: 选择背景色:
【以书会友】3 感谢“好人自牧”
http://dsh.voc.com.cn 2015年06月04日 15:45 阴山老饕

  一九九二年五月,我自广东中山市公出返包,途径北京,利用等票的时间,我造访了向往已久的琉璃厂。这是我第一次造访这条闻名中外的文化街,对这里的每一个门店都满怀敬意,每一个门店都想进去拜访,但是时间有限,在逛了几个古玩店后,就赶忙寻觅卖书的门店,一抬头,中国书店就在眼前。

  就在这同样闻名中外的中国书店,我从书缝里翻出了一本署名自牧的小书——《百味集》。中国书店里的图书成千累万,我为何独对么一本小书感到兴趣?想来也是缘分,不仅仅因为她的作者是我的乡人,更因为这是一部真正称得上的杂著,是我喜欢的一类。书中所收文章的文体有:散文、随笔、日记、小说。虽然读书有年,但是当代青年作家在自己的集子中收有日记,似乎还是第一次见,而且所记多为书人书事,更是我所喜欢的。

  在琉璃厂得到《百味集》以后,我处处留意于书肆,希望再能读到自牧的其他作品,但三年过去,并无所获。这样一位勤恳的作家,岂能再无作品问世?在寻访无果的情况下,一九九五年年底,我按《百味集》作家小传介绍的作家单位,致函求书,不到二十天,我收到了由山东省委机关医院寄来的包裹,打开一看,喜出望外,两本设计精美的著作呈现眼前,作者均为自牧,一本《人生品录》,作者于扉页毛笔题签,字体苍劲老练;一本《绿室诗存》,钢笔题签,二书具钤“自牧”名章和一枚“抱朴守真”闲章。名章为铁线篆,闲章为阴文小篆。

  我细细品读了自牧寄赠的这两本新著,又把《百味集》反复品味,心中萌生了写点什么的冲动,于是提起笔来,写下了一组读书随笔《自牧三品》,交给《鹿鸣》发表。我把这期《鹿鸣》寄给自牧,由此开始了我二人长达近二十年的友谊,并在自牧的引荐下,结识了全国更多的文朋书友。

  我和自牧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九九六年夏。其时,我在家乡的姨夫病危,我陪同母亲回乡探望。说来令人悲伤,那时的车票和今天一样十分难买,我就写信请自牧代买济南至烟台的车票,他回信说和另一位作家一起接我。我和母亲被跑车的同学从济南车站的侧门一送出站,远处一位中等身材的潇洒男子就冲我喊:“传友!”我一愣,心想,这就是自牧了?他急奔过来和我握手,又面对我母亲问我:“这就是伯母吧?”我说:“你怎么能认出我呢?”他说:“你忘啦?我和你要过照片啊!”我这才想起,他前不久通信和我要过照片,他原来是有备而来啊!他向我介绍同来接站的一位儒雅长者:“这就是我和你说起过的武鹰先生,他主编的杂志你看过的。”我也赶忙向武鹰先生道谢:“谢谢您寄赠杂志。”

  由烟台返包,我还是在济南倒车。这次,我见到了至今仍保持友谊的作家徐明祥,第一次观看了巴西足球。更值得铭记的是,我见到了一别三十年在济南军区当军官的小学同学,共同回忆了那难忘的儿时友谊。第二天,我把母亲交给跑车的同学带回包头,我则在济南小住,一是见见自牧约的几位书友,二是逛逛济南的书店。同学派军车让我逛书店,自牧则送我一堆自著、主编的和友人的作品,加上我买的,整整一大包,又由他代寄往包头。

  之后,自牧隔三差五就寄赠或自著、或主编的图书给我,还寄一些民间自办的读书类报刊,从他寄赠的《日记报》,我得以结识了今天的书脉传媒老总、其时的《日记报》主编于晓明先生;从他寄赠的《秀洲书局简讯》,我得以结识秀洲书局主政范笑我先生并从书局购买了许多图书;从他寄赠的《书友》报,我得以结识了主编黄成勇先生;从他寄赠的《泰山周刊》,我得以结识主编阿滢先生,等等。可以说,是自牧把我引向了全国读书界的第一级台阶。

  在山东,在读书界,有这样一句形容自牧的话,叫“好人自牧”,这话虽然质朴无华,却道出了全国各地读书人、爱书人的心里话,我是深深认同的。

  在我的书架上,到底有多少自牧的自著,有多少自牧主编的图书,有多少自牧寄赠的友人作品,要做个统计,还真得费点功夫呢!

  我感谢自牧兄。我珍惜和自牧兄的友谊。

浏览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