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民报 > 正文
选择字号:
选择字色: 选择背景色:
【以书会友】2 求书得识韩石山
http://dsh.voc.com.cn 2015年06月04日 15:45 冯传友

  十八年前,我陪同友人到呼和浩特市为其联系伊利冷饮的销售代理,在外文书店见到韩石山先生的《我手写我心》,立即被他那纵横捭阖的文气、直舒胸臆的文风而抓住,当即付款买下,心想,今晚住旅店,可有做的了。

  那成想,这书仅属我短短两个小时,即被友人丢在了出租车上。当时那个心痛劲,一般人是难以理解的。第二天,离开呼市前,我又跑到书店,重新买了一本。这天是一九九四年元月十三日。

  读了《我手写我心》后,我就随时留意韩的作品,凡见到登有韩文或评论韩的杂志,虽整本杂志不喜欢,也要买下。皇天不负有心人,九七年底,我终于又买到了韩石山的随笔集《黑沉中的亮丽》,这是湖北人民出版社“人间书”丛书之一。这套丛书共六本,另五位作者是:徐迟、黄裳、高德增、董桥、郁风。读完《黑沉中的亮丽》全书,我感觉,出版者把韩石山与徐迟等大家并列出书,是极具法眼的。随之,我又得到了韩的《文坛剑戟录》,并读到了《余秋雨散文的缺憾》《教我怎么敢信你》。特别是《教我怎么敢信你》一文,解开了我心中已有的疑惑,道出了我想说而说不明白的话。谢冕先生主编的《中国百年文学经典文库》,虽经书店主人动员,我还是没有买,读了韩文,我更自信了,没买是对的,如果当时买了,却真真是花冤枉钱了。

  就在这时,我知道韩石山先生写有一本《李健吾传》,问遍本市书店,俱言不曾进的。一九九八年七月,我有机会作鄂、豫、晋三省之行,遂一路访之。在武汉,无获。在郑州,问书店小姐,可有韩石山著的《李健吾传》,小姐随之拿出一本书,说,没有《李健吾传》,有他写的《纸窗》。我手持《纸窗》,那个高兴劲就甭提了,连连向小姐道谢。这本《纸窗》,就成了我自郑州经晋返包的伴侣书。

  自豫入晋,我绕道沁源,拜访梨花村荫园主人、青年散文家杨栋先生,得杨栋介绍,我知道了韩石山先生的工作单位。到得太原,遍访公私数家书店,不见《李健吾传》,给韩石山先生的工作单位省作协打电话,也无人接听。在太原二日,访韩著无获。

  回到包头,思忖再三,我提笔给韩石山先生写了一封求书函。十天后,仅仅十天后,我既收到了韩先生题签的《李健吾传》和复信,韩先生的信是这样写的:

  冯传友先生:

  惠函敬悉,很是感念。杨栋是我的好朋友。实际上,您既到太原,就该来寒舍一叙才是。您真是个博览群书的人,要不不会注意到我的那么多的书。送您一本李传,请注意,是送您的,千万别寄钱来。谨颂

  雅安

  韩石山

  1998、8、20

  我的信是十七日夜写的,十八日寄出,韩先生二十日既作复,可见,他是收到信后马上复信并寄出《李健吾传》的。一个大作家,对一个素不相识的读者,作出如此热情的反应,真真令人感动。

  我遵从了韩先生的意见,没有给他寄书款,我相信韩先生不是谦让,如果寄去钱,他倒会生气,因为我从读他的作品中,自信了解了他的性情。但这在我的多年求书中,却是第一次。

  不出我之所料,《李健吾传》真乃大手笔,亦真正的传记写法。

  近年,各类人物传记颇多,但多似小说,真假难辩,正如韩石山先生在《李健吾传》后记中所言:“近年来,传记文学大盛,其写法大多近似小说,环境如同实勘,声口务期逼肖,至于实情如何,似乎无暇顾及。”对此类写法的传记,我是从不买,也不看的。

        今天,我和韩先生已经成为挚友,在他的相助下,拥有了他几乎全部著作,包括他的非卖品著作。我常和身边的友人说,想学习写作吗?那就看韩石山吧!

浏览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