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民报 > 正文
选择字号:
选择字色: 选择背景色:
【以书会友】1 辞书为“媒”结书友
http://dsh.voc.com.cn 2015年06月04日 15:45 冯传友

  我是从辞典上初识王稼句先生的。

  南京大学徐雁先生主编了一部《中国读书大辞典》,由南大出版社出版发行。就是在这本书里,我初识了有江南才子之称的苏州藏书家、作家王稼句先生。

  《辞典》收了有关王稼句3个词条,分别介绍了他的3部作品。这就是《笔桨集》、《枕书集》、《补读集》。关于王稼句,《辞典》是这样介绍的:“王氏系江苏苏州人,1982年毕业于江苏师范学院中文系,现在苏州市文联工作,写作甚勤。主编有《江南诗辑》、《大地诗丛》和《枕边读物》等。曾自述‘自小爱书,积累至今,约有半万之数’,‘我读书很杂,不求甚解;故买书也杂,且不求版本’,以‘补读旧书楼’名室。素以‘补读’自勉,认为‘书是读不尽的,读得越多,越觉得读得太少,也就越想多读些,就这样直至人生的终极。’并曾感慨:‘在书林萧索的岁月里,读书人的快乐,莫过于日间的书谈,夜间的书梦。’其书话作品有知识,有情致,读来颇多教益和浸润。”所谓书话,就是对作品和著者作以评述或有关著作的典故、轶事之类做些散文化的描述。读到此类美文,如饮醇浆,令人见识不少。

  我爱书,也爱读书话。读了《辞典》对王稼句先生及其3部作品的介绍后,遂产生了向其求书的念头。在思考再三,踌躇月余后,于1994年11月14日致函作者,我在信中写到:

  “我在商业部门工作,业余喜欢读书、买书,尤喜欢读书话、随笔类文字,惜身在边塞,佳作难得。偶靠邮购,也多为落空。今从《中国读书大辞典》的介绍中,知您有《笔桨集》、《枕书集》、《补读集》问世,根据我的邮购经验,出版三四年的书,出版社不会再有存书,故而给您来信求书,如有,乞寄为盼!”

  一个月后的12月14日,我收到了苏州市60号信箱、苏州杂志社的纸包,打开一看,是稼句先生寄来的3部书:《枕书集》《补读集》《砚尘集》。后者,《中国读书大辞典》未有介绍,显然是近作。书如愿而至,自然非常高兴,但美中不足的是,三部书俱无作者的题签,这在我的受赠书中,是绝无仅有的。我把自己的想法写信告诉了稼句先生,先生在这之后的赠书,就都有了题签。

  先生知道我喜好藏书,不但寄赠他自己的作品,还经常寄赠一些他主编的图书和友人的著作,如令人爱不释手一套八册的小开本《苏州文库》,如美轮美奂的《沧浪八景》《传统节日》藏书票,如由他撰文、李涵绘图的新线装《江南烟景》,如著名书话大家叶灵凤的《花木虫鱼丛谈》等等,足有几十部之多。我也不失时机地寻觅他没有寄赠的作品,如由他编撰的两大卷《三百六十行图集》,就是在朋友的帮助到手的。当我得知我家乡的方言词典《牟平方言词典》是由江苏教育出版社出版时,即请他帮助购买,他即委托身在南京的董宁文先生代购寄我,成为我撰写有关家乡文章的得力助手,并得以结交了一位新书友。

  书信往还十一年后的2005年,在北京《芳草地》主办的全国第三届民间读书报刊研讨会上,我第一次见到了稼句先生,领略了他那潇洒倜傥的风采。之后又多次相见,亲聆他妙趣横生的言谈。2008年和2010年,我两次造访稼句先生那由三室一厅改造的四间书房,参观了他由车库充当的书库,得以明白了他何以能如此博学。

  稼句先生不仅好学问,而且好酒量,在他的身上,我体会到了李白何以“斗酒诗百篇”了,那绝不是“诗话”,而是真真切切的实话!

  附记:这篇文章的前半部分,在前几年曾单独成文并参加某报联合文化单位的读书征文。在公布获奖名单之前,主办方负责人打来电话说,你的这篇文章评委们评为一等奖,但是需要和你商量的是,获得二等奖的一位作者参加了公务员考试,报考的是一家文化单位,如果能有个一等奖的证书,会为她的报考加分,你可否让出这个一等奖给她?我一听,好事啊!这位报考公务员的作者我认识,是一位没有正式工作的年轻小说家,她的小说那才叫个好。如果这个证书能为她加分,为何不成人好事呢!于是我赶紧说,好好好,就这么定了。领奖的时候,二等奖的奖品是一床毛毯,四本书。我对发奖人说,毛毯归你,书归我。现在,四本书还在我的书柜上,其中《中华成语》已成为我读书编稿的得力助手。那位报考者后来顺利成为某局工作人员,这个奖项是否起过作用,则不得而知了。

浏览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