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藏书 > 正文
选择字号:
选择字色: 选择背景色:
《书架的故事》
http://dsh.voc.com.cn 2015年06月01日 17:06 姜晓铭

  二00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晚王稼句先生在苏州“新闻宾馆”宴请晚饭,我看时间尚早就到十梓街四二四号苏州“同云书店”去泡泡,书店里书全部可以打折,大都为流行的所谓的畅销书,我不甚感兴趣,随便浏览以过书瘾,在一排书架上见《书架的故事》海南出版社作者【美】亨利·彼得洛斯基 冯丁妮 冯速 万绍愉译 二00二年十一月第一版定价:二十五元。我因对书架变迁的历史和那些书架奇特的结构感兴趣、加之书中有几十桢精美的黑白插图吸引我,况打折成八元遂买下了该书。

  书封的勒口印有:亨利·彼得洛斯基素有“科技的桂冠诗人”之名,被推崇为“博学、机智、擅于深入浅出”的写作者。现担任土木及环境工程学系系主任。封底勒口内容介绍:《爱书人的喜悦》作者安·法第曼说,小时候她和弟弟俩最喜欢翻看父母亲的书架,想像他们有什么样的喜好、欲望、抱负和罪恶。她说,他们的自我在他们的书架上。

  书架向来扮演书的配角。然而,我们若能改变焦点,重新思考书架这个物件,如同对待一件新发现或新制成的物品,观察书的视角也会变得不同。

  本书作者以其工艺、设计方面的专长、从卷轴、手抄书、印制书一路谈来,穿越藏书的书房、各大学图书馆,以及从古至今的书店,细述了书架的演变和来龙去脉,以及人类的阅读行为。为什么书是垂直放置?书背从什么时候开始朝外摆?古代书又为什么要链锁在读书柜上?

  此外,作者也谈及罗马大哲赛尼卡休会的“藏书之恶”,日记名家皮普斯藏书不超过三千册的原则,以及数百年来的卖书、买书、收藏书的轶闻。既讲书架的由来,也论藏书原委,是一部谈书的终极之窗。

  我儿童时代就有许多小人书,防震抗震时我的小人书多达几百本,陆续购买了我喜爱的书,我用几块木板依墙做成一简易的书架并向人要了两付铁制的书夹子夹书,这是我最早的书架了。工作后我买了第一个书架,上面三层不带门内外两排存放,想找书就烦琐一点,下面带门专放我收藏的报纸。及至我分到新的住房,我装潢时将原来的壁厨扩高扩宽,做了一个二层单排存放的二层双门书橱,一层放五十本书,八层可放四百本左右书;将原来通往客厅的房门改变了位置,原地也做成一个十层单排的三层双门书橱,一层也可放五十本左右书,十层书架足足放了五百多本书。加之结婚时的组合家俱也没能放下我的书。翻读《书架的故事》让我过了一把瘾,让我大开眼界,神驰其中。

  夜在宾馆中读《书架的故事》,一下子浸淫书中,封面铜版画为古铜式,画面上是十五世纪法国的文书官梅洛在书写卷轴。卷轴经常采用分栏的方式书写,如右后方展开的手抄书所示。手抄书以及后来的印刷书采用分栏版面都应溯源至卷轴书写范式。书中黑白照片收录了臧克家、端木蕻良、葛一虹、胡厚宣、周振甫、凌青、黄苗子、郁风、田涛、赵萝蕤、牛汉、张子扬、乔羽、牧惠、刘梦溪、丁聪等先生书房照片,我觉得这些照片放在书中有点勉强,至少说与该书无甚关联。

  书的封底印有:“在一个摆满书的房间里,没有人会感到孤单……”捧读这本谈书的书身在旅途的我,没有一丝寂寞,窗外雨沥沥,室中读书乐,读书已读得心中暖暖的,并在书乡中入梦。

浏览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