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民刊 > 正文
选择字号:
选择字色: 选择背景色:
冷口冷心冷小妹,青灯缁衣伴古佛
http://dsh.voc.com.cn 2015年05月28日 15:15 点点

  大学时候看《红楼梦》,金陵十二钗中过目即忘的是巧姐,最不喜欢的却是惜春了。

  当时并没深究原因,只是纯粹的不喜欢。现在回过头来想,并不是因为惜春是在众钗中似乎路人甲一样的存在,而是因为她的冷。她的冷已经超出了一般人的认知——冷到六亲不认,冷到是非不分。

  惜春的“冷”在抄检大观园中凸显无遗。风姐、王善保家的一行人到了蓼风轩惜春那儿,在她的丫鬟入画的箱子里发现了“违禁品”(其实不过是贾珍赏给入画哥哥的一些东西,包括一大包金银锞子,一副玉带板子,一包男人的靴袜而已。)作为主子小姐的惜春和探春的表现迥然不同:先是“吓的不知当有什么事”;然后在她的丫鬟入画的箱子里发现了“违禁品”时,她竟说:“我竟不知道,这还了得!二嫂子,你要打他,好歹带他出去打罢,我听不惯的。”不光将自己洗刷的干干净净,而且要把入画交出去,听凭处理。

  《红楼梦》中每个主子小姐的服侍人员都是有一定规格的。在《红楼梦》第三回贾母把鹦哥给黛玉的时候如此写到“亦如迎春等一般,每人除自幼乳母外,另有四个教引嬷嬷,除贴身掌管钗钏盥沐两个丫头外,另有四五个洒扫房屋来往使役的小丫头。”入画应当是同元春的抱琴,迎春的司棋,探春的侍书同等地位的一等大丫头,是贴身掌管主子钗钏盥沐的。书中对抱琴、入画着墨不多,但司棋和侍书都有很精彩的描述。她们因为是主子小姐的贴心丫鬟,得力助手,从小一起长大,深得主子赏识,地位比一般的奴才高得多,在贾府众人眼中是副小姐。一旦主子大婚,往往会成为陪嫁丫头,甚至可能会成为姨娘,譬如平儿就是。

  而惜春是怎么对待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丫头的呢?

  在入画痛诉缘由,苦苦哀求,执法者凤姐也有所松动的时候,惜春却毫无怜惜。

  惜春道:“嫂子别饶他,这里人多,要不管了他,那些大的听见了又不知怎么样呢。嫂子要依他,我也不依。”(第七十四回 惑奸谗抄检大观园 矢孤介杜绝宁国府)

  惜春不管入画从小服侍她一场的辛劳,也不顾嫂子尤氏的情面,竟是执意要将入画扫地出门。

  惜春便将昨夜之事细细告诉了,又命人将入画的东西一概要来与尤氏过目。尤氏道:“实是你哥哥赏他哥哥的。只不该私自传送,如今官盐反成了私盐了。”因骂入画:“糊涂东西!”惜春道:“你们管教不严,反骂丫头。这些姊妹,独我的丫头没脸,我如何去见人!昨儿叫凤姐姐带了他去,又不肯。今日嫂子来的恰好,快带了他去,或打或杀或卖,我一概不管。”……惜春年幼,天性孤僻,任人怎说,只是咬定牙,断乎不肯留着。更又说道:“不但不要入画,如今我也大了,连我也不便往你们那边去了。况且近日闻得多少议论,我若再去,连我也编派。”……惜春冷笑道:“你这话问着我倒好!我一个姑娘家,只好躲是非的,我反寻是非,成个什么人了。况且古人说的,‘善恶生死,父子不能有所勖助’,何况你我二人之间。我只能保住自己就够了,以后你们有事好歹别累我。”……惜春道:“怎么我不冷!我清清白白的一个人,为什么叫你们带累坏了?”

  这是内向的惜春讲话最多的一次,读者是真正见识了惜春的冷口冷心,也大略的窥测了惜春“冷”的理由——“独我的丫头没脸,我如何去见人!”;“我一个姑娘家,只好躲是非的”;“我只能保住自己就够了,以后你们有事好歹别累我。”;“我清清白白的一个人,为什么叫你们带累坏了?”——彻头彻尾的自保,不惜一切代价的自保。

  有人认为这样的惜春是大彻大悟,是“不作狠心人,难得自了汉”的顿悟。但我不这么想。

  《心经》说“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

  一心向道,大彻大悟的惜春又何来“丫头、家人带累坏了自己”一说?惜春这样的认知哪里像是四大皆空!

  《红楼梦》中悟道出家的人不是没有,被破足道人《好了歌》度了的甄士隐,因尤三姐之死冷了心随瘸腿道士走了的冷二郎柳湘莲,都是顿悟了人生,了无牵挂,飘飘而去。惜春不是大彻大悟的顿悟,而是被社会逼出来的狠心绝情。脂评也说:“惜春年幼,偏有老成练达之操。”脂砚斋肯定的是惜春的老成练达;当然,更是怜惜她小小年纪不得不“矢孤介杜绝宁国府”。

  年幼的惜春,虽然是珍大爷的亲妹子,虽然因老太太怜惜,特特地接过来照应,但是,人来人留的荣国府中,又有谁真正的让她幼小的心灵感受到温暖。在贾府由盛到衰,三春相继去尽中,惜春逐渐“觉悟”,她学会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哪怕事情关己,也会推得一干二净。小说的第六十三回中(寿怡红群芳开夜宴 死金丹独艳理亲丧),惜春的父亲贾敬因为“吞金服砂,烧胀而殁”,而在那场葬礼上,竟没有看到惜春露面,她竟然像个外人似的落得个全无踪影。

  惜春置身事外、力求自保,终于在荣宁二府由盛到衰中“堪破三春”,“缁衣礼佛”。她以为遁入空门,就可以抽身而退,让自己安然地置身于事外。可是现实世界何其冷酷。

  第二十二回(听曲文宝玉悟禅机 制灯谜贾政悲谶语)“制灯谜”一段,惜春的谜语早已经暗示了惜春的归宿:

  前身色相总无成,不听菱歌听佛经。

  莫道此生沉黑海,性中自有大光明。【庚辰(戚序、蒙府)夹批:此惜春为尼之谶也。公府千金至缁衣乞食,宁不悲夫!】(按:《传疏》“朝服以缁布为衣,故谓之缁衣。” 比丘为了滋养、色身,而向人乞食。比丘,梵语bhiksu的音译,一般意译为“乞士”,俗称“和尚”。第七十四回回末文字中,“大和尚”)【列藏夹批:此是惜春之作。】

  但惜春要出家为尼又怎会容易呢?

  明末清初僧人读体所著《毗尼止持会集》一书的记载,佛教出家人,除了信奉佛教、真心愿意归依佛门之外,还有不少“硬条件”。首先,出家人必须是一个能够自主的自由人,比如为人子女的,出家前要得到父母的同意;身有官职的要辞去官职;身为奴仆的要解除主仆契约;已结婚的,要解除婚姻关系;如果信奉过其他宗教,要坚决破除,断绝一切来往等。总之,在出家前要摆脱尘世生活的一切拖累,所谓的‘跳出红尘’。要出家也得接受“健康检查”。患有恶疾的人被认为没有出家的资格。要受戒的人还得向寺庙交纳一定的戒金,以充戒堂的灯烛香花、戒牒、同戒录等费用。通过了“考核”,下一步是对出家者授以“优婆塞戒”,也就是在家佛教徒的三归五戒。授完三归五戒,僧众还要集会,由一位正式的僧人向众僧发问,说这人自愿出家,信心坚定,又是“遍净之身”,问大家是否允许这人出家。一般情况下,各位僧人不表示反对,也就是默认同意。于是出家的仪式告一段落,接下来要请师、剃发、沐浴、授衣钵,然后寺院要发给受戒者戒牒和同戒录,最后,出家人还要拿到一份政府印制的度牒,也就是出家人的身份证,这才算是一名正式的出家人了。此外,政府还有对僧人进行管理的僧籍制度。僧籍由祠部管理,每隔几年就要清查重造一次。僧籍的内容包括僧人的法名、俗姓、籍贯、所习经业、所在寺名、寺中定额的僧人人数等项。如果僧人身死或还俗,当天就要报送祠部,注销僧籍。后来,明代对僧籍的管理更加严格。不但天下寺院要上报僧籍,而且在全国范围内编造“周知录”。也就是由京师的僧录司将天下僧寺尼庵及所有的僧人一一辑录。在每位僧人的僧名之下,记录着他的年龄、姓名、出家的时间及度牒的字号。这本“周知录”编成之后,颁发给所有的寺院。这样,凡有游方僧人前来寺院“挂单”,寺院就要查问这位僧人来自哪座寺庙,叫什么,年龄多大等,然后根据“周知册”核实。如果册子里没有这位僧人的名字,或者其他方面不符合,就认为是欺诈行为,可以把他缉拿,送到官府去。

  这些关于出家的规矩和程序,在《红楼梦》中也有相当完整的体现,比如第七十七回《俏丫鬟抱屈夭风流 美优伶斩情归水月》中写到芳官、藕官、蕊官三人一段,就有很详细的描写:

  (水月庵的智通与地藏庵的圆心)因都向王夫人道:“……如今这两三个姑娘既然无父无母,家乡又远,他们既经了这富贵,又想从小儿命苦入了这风流行次,将来知道终身怎么样,所以苦海回头,出家修修来世,也是他们的高意。太太倒不要限了善念。”

  王夫人原是个好善的,先听彼等之语不肯听其自由者,因思芳官等不过皆系小儿女,一时不遂心,故有此意,但恐将来熬不得清净,反致获罪。今听这两个拐子的话大近情理;……王夫人道:“既这样,你们问他们去。若果真心,即上来当着我拜了师父去罢。”……从此芳官跟了水月庵的智通,蕊官藕官二人跟了地藏庵的圆心,各自出家去了。

  事实上惜春出家还比不上芳官等人。虽然《红楼梦》后四十回遗失,但可以想见,三春尽后,贾府已忽喇喇似大厦倾塌,惜春变成了罪臣家眷,不再是自由之身,就算有尼姑庵勉强收留她,她也拿不到度牒,入不了籍,无法在正规的尼姑庵里长住下来。反而为了躲避被卖或被杀的悲惨命运,东躲西藏,沿路乞讨,风餐露宿。

  惜春为了不受贾府带累,冷口冷心冷情冷意 ,但最终一个十几岁的公府千金“独卧青灯古佛旁”,缁衣乞食,居无定所,东躲西藏,担惊受怕!

  惜春心冷口冷,是因为现实更冷,冷到有血有肉的活人都麻木了。(胡文彬语)自保的惜春又哪里可以逃脱现实的生关死劫?

  作者简介:

 

  点点,家住子胥河畔

浏览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