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民刊 > 正文
选择字号:
选择字色: 选择背景色:
戏韵
http://dsh.voc.com.cn 2015年05月28日 12:16 沈玲燕

  “赏古今名段,品戏韵万千”,戏韵,以中国地方戏越剧剧目为蓝本,纯粹从欣赏的角度,品味一段段才子佳人的浪漫故事。

  洞庭湖畔君忆否——《柳毅传书》

  柳毅传书是一出古老的爱情神话,其故事源于唐代李朝威写的《柳毅传》,落第书生柳毅叹仕途,难容落拓疏狂,归经泾阳,偶遇风鬟雨鬓牧羊女。柳毅见状,十分同情,询问得知,乃洞庭龙王之小女,下嫁泾阳君,受其残暴虐待至此。书生怜香惜玉之情顿生,秀才仗义作青鸟,千里传书解困危。洞庭君为报深恩许婚配,钱塘君为媒作冰人,柳毅凛然大义,严辞拒绝,告辞而去。龙女对柳毅已生爱慕之心,自誓不嫁他人,后化身为卢氏女子与柳毅凡间匹配,遂成神仙眷侣。

  牛郎织女、董永与七仙女、白蛇许仙、宝莲灯里刘彦昌和三圣母……仙凡恋的神话故事里,几乎唯有《柳毅传》,才没有仙凡永诀天人隔的凄苦,没有银河迢迢难渡的惆怅,没有暌违离别天各一方的悲哀,它让爱情有了完美的结局:永奉欢好,心无纤虑。灯前私语里,“深感娇泣”间夹杂着喜悦。化身为卢氏的龙女就像每一个身处爱情中的平凡女子,习惯于不停追问爱人每一个细节:初次见面对我有意无意?为什么要拒绝叔父的提亲……

  泾河初遇,柳毅说:他日归洞庭,幸勿相避。龙女答:宁止不避,当如亲戚耳。这一无意的话语,一语成谶,竟成了他们爱情的盟誓。

  越剧舞台上的柳毅传书突出了两人的爱情,丰富了柳毅和龙女的性格。龙女在泾河见弃不再是因为“夫婿乐逸,为婢仆所惑,日以厌薄”,而是“沉湎酒色荒无度,兴风作浪淹田禾,婉言相劝反惹怒”,柳毅义愤填膺,绕道千里,越秦岭,渡长江,马不停蹄不辞辛劳,而非书中所说“月余到乡,还家,乃访友于洞庭”。及至成功搭救龙女之后,金银珠宝俱不受,也未有财已盈兆,秀才真君子也。

  湖滨惜别是越剧《柳毅传书》的重头戏,它通过戏曲中惯有的比兴手法,以物喻人,以景托情——梁祝的十八相送、孟丽君的游上林皆如是。龙女通过比目鱼儿兼兼鲽鲽共来去、织绡池鲛人珠泪纷纷落、长相思芳草萋萋碧如丝、借花献佛敬一杯,四个场景婉转表达了自己的爱慕之心。然而柳毅的“大义私情难兼顾,忍将慧剑斩情丝”,只能纤云弄巧、飞星传恨、佳期如梦了。“她那里情意缠绵,我这里去志已坚”,这句话让我想起了《西游记》西凉女儿国的情节,柔情似水浓浓爱意的长亭送别,一句“御弟哥哥”惹得满园春色尽醉,却因天降唐三藏的大任只能一骑白马,绝尘而去,留下西梁女国王的失望酸楚,黯然神伤。

  只是龙女三娘要远远比西凉国王幸运的多,在探得君心“道似无情却有情”之后,她说:愿与你,再向人间陌路逢。重叙离衷,重叙离衷。

  柳毅欣然接玉盅,满饮此杯:倾觞一尽酬知音,从今后,天涯长忆月明中。

  此时此刻的柳毅,早已把龙女引为知音了,这才有了龙女变成三姑许婚于柳毅,他却说道:伊人虽好却彷徨。因为心有所属,才会彷徨。

  故事的结局成就了一对仙凡姻缘,不用鲤鱼精拔去鱼鳞三千历尽艰辛才能长相厮守,不用鹊桥搭桥牛郎织女才得一年一会,没有仙凡有别,只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洞庭是一部多情书。

  世间唯此梁玉书——《盘妻索妻》

  越剧擅长的是才子佳人的戏,越剧舞台上的小生大部分都是女小生,正如早期京剧的旦角是由男人演的一样,梅兰芳饰演的虞姬,柔媚婉转是任何女人都不及的,女子越剧的生角也是由女子演出,或许只有男人才懂女人的美,才能最好地演绎女人,女人亦如是,最能表现自己心目中的完美男人。

  《盘妻索妻》是越剧尹派代表作,主人公梁玉书是女人心目中完美男人的最好诠释。世间男子唯玉书。跟他相比,贾宝玉是富贵浊公子,梁山伯是憨傻呆头鹅,唐伯虎周文宾之类的大才子也不过是自私的男子而已,《西厢记》里的张生、《追鱼》里的张珍更是百无一用是书生。

  因此有人慨叹:嫁人当嫁梁玉书。世间女子皆欲嫁的人物是怎样的人物呢?

  梁玉书是权倾朝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相国之子,是仪态翩翩品格清的富贵公子,是气宇轩昂品非凡的真人君子,是久困书斋不知春的饱读才子,是忠厚老实人敬佩的善良书生,是鳌头独占春风得意,玉堂金马虽如愿,难舍夫妻两离分的深情夫君。富贵不弃糟糠的例子虽很多,比如《后汉书》中宋弘就曾说:贫贱之知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可是宋弘的糟糠妻是真正的患难与共情深似海的原配妻子,梁玉书的糟糠却是父亲仇敌的女儿,与他冰释前嫌也短短数月而已。只为一个情深意重,梁玉书弃官回家,荣华富贵自是不惜,连杀身之祸都不惧,与心爱之人远走高飞。正如他所说:做官要我休前妻,我情愿一世穿白衣,因此我敢违君父命,挂冠脱逃回家里,我只望夫妻重相见,朝朝暮暮在一起。

  富贵荣华何足羡,愿得一人心,白头不相离。

  梁玉书初遇谢云霞恰逢观音生日,谢云霞绝世风姿,宛若莲台观音显圣灵,一颦一笑一回眸,也令他像所有舞台上的书生一样,一见钟情,如痴如醉。情之所至,尾随佳人追觅芳踪,举动自然情深,丝毫没有登徒子的好色。“未得淑女结鸾凰,如今飞仙从天降,愿乞云英效裴航”,一番话半是羞来半亮堂。即使遭拒婚,依旧魂牵梦萦佳人,直到洞房花烛才喜不自禁。即使谢云霞因不愿与仇人之子结鸾俦,要为父母守孝三年不愿同房。梁玉书依然堪敬妻子人品,幸庆“结一个闺中知友,心愿已遂喜万千”。

  试看新婚之夜,梁玉书离开新房,去书房安歇,体贴入微:

  娘子不必相送,今曰一天,定是十分劳累,如今谯楼三更,还需早些安歇,小生明曰再来陪伴娘子。

  娘子,今曰初到我家,定有许多不便,倘若有事,呼唤隔房荷香就是。

  娘子,夜深露寒,务须关上窗户,免受风寒。娘子玉体安宁,小生在书房安睡,也能安心啊。

  一步三回头的叮咛嘱咐,捧在心尖上的悉心关怀。这份爱,百炼钢也能化成绕指柔。

  他对云霞说:自古来一丝为定拜天地,相亲相爱成夫妻。夫妻祸福应相共,生生死死在一起,我夫有事来你妻扶持,你妻有事来我夫去抵。如今是你所亲者唯玉书,玉书爱者就是你。这段话几乎可当成模范好丈夫的典范名言。

  即使后来知晓妻子的父母是父亲的政敌,为自己父亲所杀,即使知晓妻子有报仇之心,甚至要立誓满门抄斩自己家时,梁玉书依旧心系妻子:看起来此事原是我家错,我不帮她反害她,枉为人间奇男子。现在许多男人夹在母亲和妻子当中做双面胶,两面讨好又两面为难,真应该看看梁玉书是如何处理家庭关系和夫妻关系的:帮理不帮亲。

  大义灭亲的举动太过铿锵悲壮,《盘妻索妻》避开了复仇和大义灭亲,避开了一切具象的追捕和厮杀,用儿女情长的方式为这个奇男人画上完美的收鞘:远走高飞,长相厮守。

  诗经上有句话: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所谓痴情女子负心汉,也尽在此至理名言了。女子有“拼将一生力,尽君一日欢”之语,可是深情男子自古只《世说新语》里的荀奉倩一个而已。《世说新语》里短短三句话:荀奉倩与妇至笃。冬月妇病热,乃出中庭自取冷,还以身熨之。妇亡,奉倩后少时亦卒。虽情深却因简短无法感人至深。

  而梁玉书,通过舞台上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语,一举一动,刻画了女人心目中最理想的男人,形象生动,又不失艺术典雅,令人沉吟。

 

  (作者单位:嘉善县财政地税局人教科)

浏览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