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民刊 > 正文
选择字号:
选择字色: 选择背景色:
走在前面的人
http://dsh.voc.com.cn 2015年05月28日 12:14 杨慧迪

  毕业两年未满,随遇而安如我,竟也时常开始怀念大学那段自由的时光了。那时,总有大把大把的时间任由自己安排,没什么负担,生活是充满张力的。然而事过境迁,我们只能一路前进,谁也再回不到从前。

  我在大学时,曾反复思考各种形而上的问题。思绪悠长,进展缓慢,开始也没记笔记的习惯,为了理清思路,一些问题不得不一再从头捋起。难免有时会纠结于一些终极问题,一时心浮气躁、心烦意乱。恼至深处,精神上甚至是痛苦的。

  所幸皇天不负有心人,在经过一番系统性的阅读与思考整理之后,自己终于大致搭建起了一个世界观与人生观的框架,对像“人活着有什么意义?”“人该怎么活?”之类的问题也渐渐地摸索出了自己的答案。至少在大方向上,对自己的人生已经有了一个把握。

  然而在一些细枝末节的地方,我仍不时地落入生活布下的陷阱。我规划好自己生活,对未来满怀着憧憬,但是,时间太慢。我就像是手握着地图在泥潭中跋涉,明知前方的路该何去何从,却无法加快速度,只能缓缓一步又一步,一路走得了无生趣。我明知在此必有不对之处,但却始终未能想透,于是再次陷入纠结与烦躁之中。

  直至前段时间读到刘亮程的《先父》,终于醍醐灌顶,恍然大悟。这篇文章如一把锤子,从字里行间冷不防地次次突袭,不断戳击着我的心灵。待全文读毕,在掩卷之际,我忽然明白了,原来在我内心深处始终缺乏的,是一种当下的精神寄托。

  作者的父亲40岁就早早过世,而当时作者年仅8岁。作者在他37岁的时候追思父亲的早亡对他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于是写下这篇文字。

  他说,一个父亲,其所承担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要“把全部的老年展示给儿子。”“等我长大,过上富裕日子,他从远方流浪回来,老得走不动路。他给我一个赡养父亲的机会,也给我一个料理死亡的机会。这是父亲应该给儿子的,你没有给我。你早早把死亡给了别人。”

  “如果你在身旁,我会早早知道,自己的腿在多大年龄变老,走不动路。眼睛在哪一年秋天花去。这一年到来时,我会有时间给自己准备老花镜和拐杖。我会在眼睛彻底失明前,记住回家的路和那些常用物件的位置。我会知道你在多大年龄开始为自己准备后事,吩咐你的大儿子,准备好一口棺材,白松木的,两条木凳支起,放在草棚下。着手还外欠的债。把你一生交往的好朋友介绍给儿子,你死后无论我走到哪,遇到什么难事,认识你的人会说,这是你的后人。他们中的某个人,会伸手帮我一把。”

  然而,“没有一个叫父亲的人,白发飘飘,把我向老年引。我不知道老是什么样子。我的腿不把酸痛告诉我。我的腰不把弯曲告诉我。我的皮肤不把皱纹告诉我。我老了我不知道。就像我年少时,不知道自己是一个孩子。”

  最后,作者表示希望自己可以活得更久些,这样他的儿女能有一个长寿的父亲。而“有一个老父亲在前面引领,他们会活得自在从容。”

  作者所期盼与渴求的那个“老父亲”对作者来说有着两个层面的意义:一是陪伴,二是引导。两者同等重要,缺一不可。没有他人陪伴,人无法认识自己,而没有引导,人就不知道自己去向何方。有一个活在自己前面的人的陪伴,人便能在时间与空间之中给予自己一个定位,于是就可以更加深刻地理解当下、活在当下。

  我是一个爱读书的人,而至此却意识到,一直以来我把书籍作为自己的引导者,而忽视了一个问题:它其实并不是一个合适的陪伴者。因为引导可以是单向的,但陪伴必须是交互的。因此我对自己的生涯规划志得意满,但在人群中却因找不到自己合适的位置而无所适从。与家长难免存在代沟,同学好友各散四方,这种陪伴的缺失使我的精神无处寄托、无处搁置,只能自我封存、逐渐钝化,于是产生如之前所说的对世事的厌倦。

  再反观现世生活,多数人以配偶为陪伴者,反而往往是缺少了一个引导者。家族中若能有一个有思想的兄长或前辈总是幸运的,如若没有,也不妨如我一样以书为导师,无论如何总是聊胜于无。

  一直计划着将来能著书、立说,我想我骨子里也一直是想要成为一个引导者的。要成为那样一个“走在前面的人”,就必须要比别人走得更远。古语有云: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长路漫漫,咱们走着瞧。

 

  (作者单位:嘉善县地税局计财科)

浏览历史